这支叫「希腊人」的英国小球队打出了百年队史上的最激情一战

4月26日,在英格兰西南的一座小城里,两支鲜为人知的球队进行了赛季倒数第三场联赛。埃克塞特城2-1逆转击败巴罗,终场哨响球迷激动地涌入场内,因为他们的主队提前两轮锁定直接升入英甲的名额,时隔十年,重返第三级别联赛。

1904年,埃克塞特城队诞生于英国西南部德文郡首府埃克塞特。这座气候很不「英伦」的城市以埃克塞特大学而闻名,足球实在不算这座城市的标志。

球队至今百余年的历史乏善可陈,顶着起因不可考的「希腊人(Grecians)」外号,最高只打到过第三级别联赛。

「希腊人」近年来出产的最有名的球员是效力于阿斯顿维拉的英格兰边缘国脚沃特金斯,和切尔西连年外租的00年小将、威尔士国脚阿姆帕度,最大牌的球迷则是酷玩乐队主唱克里斯-马丁。

1994年,俱乐部因经营不善,不得不以65万英镑的价格卖掉了百年主场圣詹姆斯公园的所有权。听闻北安普顿球迷组织成立信托, 「希腊人」的拥趸于2000年自发成立埃克塞特城球迷信托组织,满心期望能借此介入俱乐部失败的管理。

但在球队管理层眼中,球迷信托不过是提款机,俱乐部财政状况依然糟糕。02/03赛季开始,24支球队的英丙(后改制为英乙)降级名额从一个增加为两个,埃克塞特城不幸成为了史上第一个自动降级到国家联赛的第23名。

与此同时,臭名昭著的俱乐部正副主席锒铛入狱,俱乐部债台高筑,大股东艾弗-多布尔独木难支,请求球迷信托介入球队日常运营。

2003年9月的一天中午,球迷信托骨干成员来到多布尔珠宝店,交出了一张代表信托所有资产的两万英镑支票,买下了球队的多数股权。

彼时俱乐部的负债已高达450万英镑,球迷们四处奔走,与占总债务额88%的债主达成了自愿偿债协议,债主同意豁免绝大部分债务,俱乐部只需支付欠款的10%。

2004年,埃克塞特城迎来了建队百年庆典,竟邀请到了邓加、卡雷卡、马津霍(利物浦球星蒂亚戈的父亲)领衔的巴西名宿队,展示出球迷当家作主后的新气象。

实际上,埃克塞特城与巴西是有着深刻渊源的。1914年,埃克塞特城赴南美进行一系列巡回赛,并成为巴西国家队官方记载的第一个对手。100年后的巴西世界杯期间,弗鲁米嫩塞还邀请「希腊人」重游故地打了一场纪念赛。

伴随着新气象的是好成绩。04/05赛季足总杯第三轮,第五级别球队埃克塞特城北上老特拉福德,竟然逼平了强大的曼联。直到主场的重赛,「希腊人」才被回过神来的红魔以2-0的比分淘汰。

曼联派出的阵容不乏C罗、吉格斯、斯科尔斯、鲁尼等名将,两场比赛总共为「小破城」带来了近百万英镑的收入,直接推动球队于2005年底还清所有债务,提前完成自愿偿债协议。

类似的桥段11年后重演,「希腊人」足总杯主场逼平利物浦,到安菲尔德的重赛中才被击败,也给球队带来了70万英镑的收入。

07/08赛季,埃克塞特城连续第二年打入国家联赛升级附加赛,在半决赛首回合1-2负于当地对手托基联的情况下,次回合在比赛结束前连入三球逆转晋级。

之后决赛42,511的上座人数创造了该级别升级附加赛的纪录,「希腊人」1-0小胜剑桥联,时隔四年重回职业联赛(EFL)。当年名列第23名的埃克塞特城正是被国家联赛附加赛胜者所取代,没有比这更好的回归方式了。

之后的08/09赛季,埃克塞特城获得英乙亚军,准「两连跳」升入英甲。到2012年,球迷信托会员数达到顶峰,超过四千人。

如果故事结束在09至12年,这将是一个美好到不真实的童线赛季结束后降回英乙,球迷信托会员数也回落至三千出头,小城的球市制约着球队的发展。更要命的是,俱乐部的管理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当时俱乐部董事会共有八人,信托派驻代表只有两位,而且这两位董事会成员任期最多为两届(六年),更换频繁,在管理层中逐渐被边缘化。

2014年6月,俱乐部再出负面新闻。董事会趁两位球迷代表出国时召开会议,通过了向职业球员工会(PFA)贷款10万英镑用于支付球员薪水的决议,代价是不得花钱引援。

而在球迷看来,管理层本可以向联赛联盟申请预收转播款来缓解周转困难的,俱乐部本不允许低于三万英镑的现金储备只剩下一万五千英镑了。

闹剧的背后是球迷当家作主原则的名存实亡。球迷信托立即采取措施,要求俱乐部主席和秘书长辞职,董事会中球迷代表人数增至四人,并在财务、提名、门票委员会等机构设置代表实现全方位监督。8月俱乐部还清债务,转会解禁。

随着俱乐部的运营再次回归稳定,2016年,曾被战火摧毁过、拥有90年历史的主看台被彻底翻新,并以赞助商Stagecoach和英年早逝的升级功臣亚当-斯坦斯菲尔德命名,球场容量上升至近9,000。

疫情的到来,让足坛承受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由于检测费用过于昂贵,较为依赖比赛日收入的英甲和英乙选择提前结束19/20赛季。

2020年3月,埃克塞特城的胸前广告赞助商、本地廉价航空公司Flybe宣告破产,双方17年的相伴曾是英格兰职业足坛最久的商业合作关系,「希腊人」还曾专门以老客户的主题配色设计过一款球衣。

正如Flybe当年在球会存亡时刻的援助,埃克塞特城在Flybe由盛转衰、无力支付足额赞助费后也不离不弃,直至老客户寿终正寝。

有EFL预付转播款、政府无息纾困贷款和职位保留计划的帮助,昔日财政困难户在球迷信托的精明治理下,疫情期间竟稳如泰山,甚至还在上赛季有巨额盈利,令人无比欣慰。

时钟拨回到16/17赛季,「希腊人」以第五名的身份闯入升级附加赛决赛,在温布利大球场与布莱克浦鏖战整场一球惜败,成就了对手的「黑七奇迹」。

一年之后,埃克塞特城卷土重来,以第四名的强者身份开启附加赛征程,却噩梦重演,面对赛季排名第六的考文垂,「希腊人」1-3再次败走温布利。

尽管屡屡和升级失之交臂,可喜的是,重视青训的埃克塞特城已经逐步成长为稳定在积分榜前列的英乙劲旅。2018年,十二年功勋主帅保罗-蒂斯代尔卸任,退役旧臣马特-泰勒上任。

19/20赛季腰斩,排名按照场均积分确定,埃克塞特城再次成为不走运的那个。本来积分榜排名第四、离直接升级的第三名只有一个胜场差距的他们,只能以第五名的身份开启附加赛征程。

半决赛加时赛惊险淘汰科尔切斯特联后,「希腊人」在决赛叒一次面对排名不如自己的对手,大好局势下竟然离谱地惨败于联赛第七的北安普顿。

四年里三度败北附加赛决赛,还都是作为联赛排名更高、理论实力更强的一方,简直堪称附加赛的「拉胯专家」,令人失望透顶。

之后的「希腊人」似乎没了心气,社交媒体账户也经常被死敌 普利茅斯阿盖尔 球迷的嘲讽占据,上赛季球队仅排名联赛第九。

「大腿」们终于纷纷失去耐心,多年锋线头牌瑞安-鲍曼转投英甲什鲁斯伯里,1月份刚刚作为首发在足总杯上与利物浦较量,边锋兰德尔-威廉姆斯更是自由身跳级加盟英冠胡尔城,再加上之前几年高攀英甲的其他球员,「希腊人」在英乙具有竞争力的中轴线被彻底掏空。

埃克塞特城并没有摆烂,反而悄然迎来新生。中生代青训球员马特-杰伊成长为队内最佳射手,正是他打入锁定升级的反超进球,从国家联赛免签的后腰蒂莫西-迪昂竟打入14粒进球,从英甲米尔顿-凯恩斯签下的山姆-农贝也很好地弥补了锋霸出走的空缺。

笔者曾于2013年夏天,在埃克塞特圣詹姆斯公园球场附近住过几个月,很可惜当时只在现场看过一场比赛,回国多年后才成为支持者。

说来也惭愧,国内收看英乙比赛实在费劲,我也只在球队闯入附加赛时才会专门找链接来看。 这些年里,我更多是通过游戏来保持对球队阵容的了解,每年拿到FIFA新作,我都会开一档英乙,把 「 希腊人 」 从英乙一步步带上英冠。

去年底,笔者托朋友在当地买了一件17号马特-杰伊的球衣。有趣的是,当时的我并不知道球队新科队长已把号码更换为7号,制作出了一件独特的错版球衣。

其实大家也能看得出来,对笔者来说,埃克塞特城更像是一种情怀。是这些球队的存在,让我明白英国何以成为足球强国。

一座小城,一群球迷,一支扎根本地的球队,一个持之以恒的小目标。让足球回归纯真,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夫复何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