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发生在沈阳市机关大楼里的一件血案

在九十年代初期之前,辽宁省人民政府机关大楼位于沈阳市太原北街2号,在这个庄严的国家政府机构里的电机房里里居然发现了一具腐烂的女尸。这个陈年往事至今还让大家口口相传。在1992年的时候,这座大楼里是辽宁省人民政府各委办局十几个大小机关办事机关。全天24小时有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守卫值班,就在这样一座戒备森严的政府大楼里,在如此警戒的情况下居然发现女尸,此事传出以后立即引发了整个沈阳市的惶恐,你能想象到吗?在省政府机关里还能出现杀人案。

那是在1992年7月4日上午9点多,在大楼里工作的一个水暖工走进5楼的电机房时,突然闻到一股恶臭的气味,然后就后就看见一具的高度腐烂的女尸,水暖工立即向领导做了汇报,当时值班的机关领导一方面给上级汇报。然后就是息,立即向公安局报案,公安机关在接到报案以后,立即前往侦查。在案发现场发现的女尸已经高度腐烂,面目全非。一根铁丝紧紧地拧在女子的脖子上,法医根据尸体腐烂程度,推算死者已经死亡10到15天左右,后经过尸检鉴定,死者年龄在17岁左右。死前有过性行为。法医认为,该女性是被掐晕以后,凶手在女性脖子上勒上铁丝造成死者窒息而死。

电机房内可能是原始现场,也可能是罪犯分子抛尸的地方。沈阳市公安局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对这起案件进行缜密地分析,经过专案组周密的分析认为,这是一起由于奸杀案引起的凶杀案件,从案发现场观察分析判断,凶手与被害人之间的联系来看,双方关系比较密切,作案人员对案发现场比较熟悉,应该是跟死者有些瓜葛但因而无法摆脱从而被杀人灭口。沈阳市公安局确定了这样的侦破方向以后,打破以往的破案模式,决定从查找尸源与调查工作同时进行,这样不至于因为凶手意识到危险而采取行动,造成难以查清的状况,进而影响及时破案。

在太原北街2号院内的工作机关工作人员很多,人员进出十分频繁,不仅有单身的住宿人员还有近百名工程维修人员。有来这里办事的外来人员,楼内大大小小机关单位十几个,有近2000人在这里工作,要在这里查找犯罪嫌疑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如果过于细致地查找,有可能打草惊蛇,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公安局展开了紧张的内部暗访工作,在机关大院内外的侦破人员马不停蹄地走访,同时,省政府下令,机关里所有人员的外派出差工作一律停止,而在外人员也必须迅速回原单位报道。奔波在大院里的公安侦破人员,在所有的机关逐房间进行摸查排底侦查线索,然后一个个登记排查。

在调查中有人反映辽宁省林业厅贺信中有嫌疑,前一段时间曾经有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多次来找他。而贺信中说,这个女孩是他的外甥女,但最近半个多月再也没看见她来过,那姑娘的长相身材年龄与死者相仿,还有人反映,贺信中的外甥女打扮的妖艳异常,有着与她年龄部相仿的成熟。而且多次到贺信中的宿舍逗留很长时间,大家至少见到过七八次,并且每次都呆很长时间。从二人的行为来看,也不像外甥女和舅舅的关系。

侦查人员立即开始对贺信中进行询问:你有个外甥女多次来找你,是有私事吗?他不是我的亲外甥女,我们是在一次画展中认识的,为了避免非议,所以对外说是他的外甥女。她要跟我学画,来过几次,每次来十几分钟就走了,他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显得欲盖弥彰,神情不自然,公安人员加大了对他的审查力度。

贺中信的回答至少与人们反映的情况有五点不同,第一贺中信说:女孩不是他的亲外甥女,但周围的同事们却反映贺信中曾经为大家介绍过,这是他的亲外甥女,第二贺中信说,外甥女只来过三,四次,人们却反应来过七,八次。第三就是贺中心信说每次外甥女来就待十几分钟,人们却说每次来待很长时间,第四就是公安人员在问询中,向贺中信打听这个姑娘叫什么名字,贺信中却支支吾吾没有回答出来,如果是亲外甥女,显然不应该不知道她什么名字,第五就是由于这个女子经常来这一段时间,现在又突然不见,据此刑侦人员将贺信中列为重大嫌疑人对象。

后来有人向公安人员反映,在6月25日那天晚上,同事们都在小会议室看电视,但贺信中没有看电视,而半夜里好像听到一个女人的呼救声,一会儿又听到走廊传来慌乱的脚步声,他本人推门一看,走廊里的灯突然被人关掉,而隔壁住着就是贺信中,还有人向警方反映,前些日子在1楼电梯旁边看见一男一女的谈话,那女的打扮妖艳异常,不像机关里的工作人员,男的表情严肃,女的却嬉皮笑脸,他俩既不像父女,也不像上下级,后来根据提供线索,在餐厅里工作的服务员认出了贺信中就是就是那天在电梯旁边和女人说话的人。

种种迹象表明贺信中具有重大的嫌疑倾向,而贺信中在接受警方二次问询的时候,开始装疯卖傻和一推二六五,既不接受他所谓的外甥女的体貌特征描述,又不将提供他外甥女的住处和名字,他的慌乱心理和虚伪言行,引起了刑侦员人员的警惕,为了让犯罪嫌疑人自己露出马脚,警方故意对外放风说,女子的信息已经查明,死亡原因已经查清。贺信中听到这一情况后,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打探有关情况,他的异常表现使得公安人员作出了判断,贺信中有可能是凶手。于是对贺信中进行拘留提审。

在审讯室内,公安人员开始审问贺信中:你知道我们这个大楼里发生了什么案件吗?知道,大楼里发现一具女尸,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知道,你是来侦破此项案件,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贺信中沉默不语,警方人员: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贺信中仍然不言语。但此时贺信中开始头上冒汗,想镇静,镇静不下来,他故作镇定,但控制不住,发觉自己开始哆嗦,对警方人员的多次问话不及时,或者无语回答。最后在警方的一再逼问之下,最后老老实实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原来,当初有一手绘画技能的贺信中在1990年从本溪调到辽宁省林业厅,让他在宣传方面进行工作,他到这里以后也确实下定决心好好工作。某日,他去商店买鞋,遇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这个姑娘对头一次见面的贺信中说:大哥,这双高跟鞋鞋挺好,我没带钱你给我买一双吧,贺信中看到这个姑娘十分俊俏,打扮十分时尚,也不像精神不正常,贺信中就直接对她说,我也不认识你,凭什么给你买鞋?这姑娘把嘴一撇道:哼,这么大年纪这点事儿就不明白,然后压低对贺信中说,你给我买一双鞋,我还能对不住你啊,我会随你的便,你咋地都行。贺信中一听,还有这好事呢,从这位姑娘的谈话中就明白了。贺信中认为他要走桃花运。就此贺信中没有抵御住不良的诱惑,加上他调来沈阳以后和妻子两地分居,下班以后寂寞难耐,认为有个姑娘作伴是一个很不错的事情,他看着那双鞋价格也不贵,就给这个姑娘买了这双鞋。当天晚上两个人就睡在了一张床上,从此以后他二人建在一起的一种不应该有的特殊关系。

这个为了一双鞋就陪男人上床的女孩叫王婷娜,是沈阳市皇姑区一个无业女青年,别看王婷娜年龄不大,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在与贺信中的关系就此确立以后,二人就以舅舅与外甥女的关系来掩人耳目,因为贺信中的关系。王婷娜进出机关大院并不困难,他们往来十分频繁,王婷娜很会钓鱼,先把贺信中盯上,然后再慢慢吸他的血,最初几次王婷娜那每次和贺信中“玩”完以后,就和贺信中借钱,当然有借无还,从100到 200逐渐开始加码(那时候贺信中的工资也不过四百多)。每当贺信中中有所怠慢,王婷娜便以向组织上告发要挟,弄得贺信中平进退两难,又加上贪恋王婷娜的美色,只好被她牵着鼻子走。

贺信中当时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工资不多,他在这里独身开销大,本溪市家里有孩子和老婆要他往家里寄钱,不管是在经济上还是在时间上乃至于事业上,贺信中他都无法满足王婷娜的需求,也经不起折腾。而每次王婷娜钱花光了,就来找贺信中借钱,而且当晚还不走了。贺信中被王婷娜纠缠得脱不开身,痛苦不堪,后来有个机会贺信中外出成都学习。总算是摆脱了纠缠。半个月回来以后,王婷娜就来找到贺信中借钱。6月25日这天晚上9点多,贺信中正在宿舍看电视,王婷娜扭着身子进了屋,贺信中对于他她的到来是和心中十分突然,你怎么不打招呼就来了,以后别再来了,王婷娜冷笑的我告诉你我怀孕了,你说咋办?

肯定不是我的孩子,贺信中知道王婷娜外面肯定不是他一个男人,王婷娜笑道:不是你的。我就陪你睡觉,就是你的,我我说你的就是你的,你给我一笔钱,咱俩就一刀两断说着,要不你离婚娶我,说完以后,王婷娜竟然脱下外衣外裤,死皮赖脸的要在这里留宿,其实王腾娜并没有怀孕,不过是以此要挟贺信中的钱财罢了,王婷娜知道贺信中所在的单位是省政府机关大院,他的丑事如果被单位知道他就能被开除,这就是贺信中的软肋,所以王婷娜才能一次次要挟贺信中,他也不敢不给。而此时贺信中的心里后悔不迭。后悔自己一时贪恋女色造成了今天被动的局面,面对王婷娜一再要挟,贺信中已经是怒火万丈,也觉得对不起老婆孩子。随着王婷娜的胃口越来越大。还不断地往他的工作单位跑,很容易造成不好的影响。这到底应该怎么处理呢?

杀了她,这一瞬间的念头一旦生成。就像野草一样不断地疯狂地成长起来,贺信中觉得这场婚外恋就像一块机油不小心沾到了衣服上,洗也洗不清,始终都存在,走投无路的贺信中认为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任凭事情发展最终被单位开除,另一条就是让王婷娜闭嘴,就是杀人灭口,他认为想认为公安机关破案要靠指纹,血迹,足迹等,如果杀死王婷娜不留下这些痕迹,就可以不落入法网,因此贺信中决定铤而走险,而王婷娜对于自己面临杀身之祸全然不停知,安安稳稳的睡在贺信中了的旁边。随后贺信中也躺下睡,王婷娜笑道: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当天夜里11点多,贺信中悄悄起身假装上厕所,然后登上5楼,他知道这里有个电机房,多年闲置不用,他到这里经过观察,由于电梯正在维修,电机房内没有上锁,他在这里捡了一根铁丝回来,进了寝室走到王婷娜身边,趁她熟睡时机伸出双手狠狠地掐住王婷娜的脖子,王婷娜此时预感到贺信中要杀他,立即高声呼喊,贺信中立即朝王婷娜的头部和脸上打了几拳,继续掐她的脖子不让王婷娜发出声,直至将她掐死,最后贺信中用那根铁丝拧在王婷娜的脖子上缠绕,在确定王婷娜必死无疑后这才放心,最后贺信中把王婷娜的尸体背到5楼电机房,然后离开这里,回到寝室检查一下消毒,清理了现场,绝对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至于是否落网,是否受到法律制裁,那就听天由命了。

在听罢贺信中诉说以后,公安机关立即拘捕贺信中,后经法院审理。判处贺信中死刑。而在机关里和他很熟悉的人得知他是凶手的时候,都感到惊讶,因为同事的眼里,贺信中是一个很很本分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